隐藏在黑暗之中

一只懒癌晚期
沉迷贱贱不可自拔
看见方博儿就兴奋

【空蓬】单恋一枝花 1

qwq是坑预警, 估计写不下去了

———————————————————————————————

b中著名小混混孙悟空同学居然能考上本市第一的高中天机仪中学简称天中,实在是一件惊掉了所有b中老师的眼球的奇迹,就算他是靠体育特长生的名额考上天中,对普通学生也绝非易事,更别提是大名鼎鼎的“齐天大圣”了,谁都知道“大圣”孙悟空武力值第一成绩倒数第一,论打架那肯定是无人能敌,论学习便是谁都可以踩上一脚。

 

用孙悟空本人的话形容就是“在这地上已经无可战胜之物了”,当然学习那就是基本上无可战胜之物。

 

顺便一提,这位孙同学是一位重度中二病晚期患者,这一点可以从他对自己的称呼中看出来。

 

“猴子,你不是作弊了吧?”成绩出来那天,呆在悟空家玩的卷帘啃着花生问孙悟空。

 

“呸,你tm才作弊!”

 

都说吃人嘴软,啃了一地花生皮的卷帘很明显不懂这个道理,所以在被孙悟空吐了一脸花生皮之后又被这位花果山路第一大佬狠狠地修理了一番,其现场惨状,真是不忍直视。

 

其实除了孙悟空,没人知道他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才拿到了这个成绩。

 

他本就不是学习的料,这半年重点突击,每天晚睡早起玩儿命地学早让他疲惫不堪。“哎啊。”他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这下总算是可以放松下了吧。

 

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人的脸。清秀,瘦削的面颊在斑驳的光影下衬得更加立体。悟空的文科并不好,他只是单纯地觉得那个人,长得好看。

 

嘴角无意识向上勾起。

 

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他修长的身影,碎发轻拂在额头上,将全副注意力集中在面前雪白崭新的课本上,用了三年的课本只有在封面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着“齐天大圣”四个大字和内里各种奇奇怪怪的火柴人,少年用荧光笔认真地为“新课本”标识重点,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他皱起眉转过头望向自己,唇瓣张张合合。

 

“悟空。”

 

话语像是挑破了现实与虚幻的隔帐,悟空突然惊醒过来,捂着自己狂跳的心脏。

 

他用手指在空中挥舞,在空气中加速着气流的流动,嘴唇轻启,却未发出声音。

 

天蓬

 

那个俊秀且出众的少年,他三年的同桌。

 

想起那日偷看到的志愿表上的校名,悟空忍不住咧开了嘴笑。

 

大概,大概下个学期又能见到他了吧,不会分别了的。毕竟,我们是朋友啊。

 

那天在夏日的树荫下笑得一脸快活的少年,在当时并未意识到,那股在左胸中汹涌澎湃的冲动,便是年少时最懵懵懂懂的爱恋。


【人民的名义民国衍生同人】凤栖梧(沙李)

1923年

夏天,知了用力地鸣叫,一遍又一遍,仿佛永远不会生出倦意。正午的太阳不带丝毫情面,烤灼着人们的身心,配合着知了声一起挑战人类极限。那看门口的小兵,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似乎已经快扛不住这夏天带来的双重考验了。他努力蜷缩这自己的身体塞进仅有的不到巴掌大小的树荫下,用尽全身力气去维持最后一点清明。

 

属于夏天的热闹突然被一连串的脚步声所打扰,那小兵猛地一哆嗦,慌忙结束了和周公的聊天。扰乱静谧的脚步声属于小兵眼前的那个身姿笔挺的男人,即使在如此炎热的夏天,也仍然穿戴着整整齐齐的军装,汗水止不住地从额头上流下,他抬了抬帽檐,露出被阴影遮挡的双眼。

 

那是一双很有活力的双眼,野心与希望,属于年轻人的一切都含在这双眼里。小兵有些茫然,直到他的目光扫过男人军装上的军衔。“少少将?旅长?!!旅旅旅座好!!!”被来人的身份吓了一大跳,大概是惊讶于那个传说中“佛挡杀佛”的一旅旅长的年轻吧,他面对着男人结巴了好半天才举了个不怎么正规的军礼。男人笑了笑,眼角浮起的细纹让他显得更加和蔼可亲。

 

“新来的?”他用着很亲切的语气询问这个小兵,“之前那个呢?那个高高的黑黑的话不多的,认识吗?”“啊啊,您......您说的是阿山吧!”大概是男人的语气太过温柔,那小兵耸着的肩有些放下来,也敢回答男人的问题了,“阿山他......牺牲了,只好让我来顶替了。”他扁了扁嘴,显得有几分伤心。“哦,这样啊......“那个少将不再说话,他微微低了低头,帽檐又再一次遮挡住他的眼睛,虽然嘴角的微笑并没有停止,但却多出了几分冷意。小兵有些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他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不敢看向男人。男人注意到了小兵的不安,恢复了和蔼的微笑,拍了拍小兵肩膀。”这么热,辛苦你了。“在安抚小兵几句之后,男人继续往前走,帽檐下的阴影使人看不见男人的眼中的杀意,他的脸色简直冷到了冰窖,没人想在这个时候招惹这个生气的男人,或许下一秒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会议室的门被人用力地一把推开,门与墙猛烈的撞击声显示出来人心情的不爽。“琰锷!”那个坐在会议室沙发上看报纸的男人抬眼看向来者,悠悠地把报纸放下,“怎么啦心情那么不好,师座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了?”来者便是刚才在门口的那位少将,他此时完全一改先前在门口面对小兵的和蔼模样,把军帽猛地往会议桌上一甩,眉头紧锁,双眼仿佛要喷出火来,在会议室里暴躁地踱步。“怎么了?”之前就在会议室里的男子仿佛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起身到那少将的身边,右手端起桌子上自己的茶杯,左手安抚着少将。

“先喝口水,消消气。”

“能怎么样!?那孙子还能怎么样?”

少将一把夺过茶杯,一口灌了下去,然后接着说到:“我沙瑞金为那孙子打下汉东立下了多少功劳他妈的眼瞎吗?我们的兄弟在前面拼死拼活,他奶奶的在后方嫖女人吸大烟。你就说那指挥部看门的小兵,这两个月换得第几个了?你说我们兄弟怎么牺牲的?还不是他奶奶的指挥不利!”沙瑞金越说越气,两眼冒火,差点把手里的茶杯也给摔了。“唉唉,我的祖宗啊,您悠着点儿我的杯子。”男人心疼地望着自己的茶杯,双手赶紧护住那个可怜的差点被人摔了的茶杯。“田国富你个没出息的,我这么气那糟老头子这样对我们一旅,你就在这里心疼你茶杯?”沙瑞金用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望着田国富,一拍桌子,恶狠狠地说着。那个被称为田国富的男人倒是一点也没被他吓到,继续摸着自己的茶杯。“你倒是说啊,师座跟你说什么了。”他斜眼看着沙瑞金。沙瑞金冷笑了一声,说了这次开会的结果。

“那糟老头子,把吕州这块地儿分给了赵小二,把林城分给了咱。”

田国富的脸色变了。

吕州,汉东最富饶的地盘。林城,荒郊野岭的代名词。

赵小二,师长赵立春的二儿子赵瑞龙的外号,三旅旅长,吃喝嫖赌的公子哥儿,对这汉东军的收官之战多靠了他的瞎指挥损失才那么惨重。

田国富并不是跟着赵家军做事的人,他来这里时间并不长,他只是看着沙瑞金的份上才投靠到这儿来的,所以他对赵师长并不是很了解。

至于现在......田国富冷笑了一下

这师长,当得可真够可以的。

 

ps设定里,沙瑞金字琰锷,就是从瑞金这两个字拆开来意译的。而且他们这个时候都很年轻很年轻,沙书记大概28,9岁,达康大概22,23的样子

 

该文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ooc,对不起各位领导们qwq


哇,特别想写人民的名义群像民国au。过段时间不考试了就写,先记脑洞。

厅花年轻时跟着gcd闹革命结果内斗被排挤出来然后投了gmd;高老师以前是大学老师,后来去当了gmd的官员。师生俩再相遇,已有各自不同的生活。

达康书记是一个靠笔杆子吃饭的文人,文笔犀利措辞激烈,怼人从不看脸色;沙书记是新来的军阀,刚上任还没干啥结果就被达康怼了。

妈的高祁好虐啊。。
祁厅花个人向也好虐啊
他实在是一个太太太太太可惜了的一个人
就是心疼他,心疼死了,想当年多么好的一个美少年,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黑,特别是一想到被人剧透了的自杀结局,再看看26集,唏嘘不已。

沙李高祁海侯官配且好吃,没得话说
但是还是入了对邪教
侯祁侯。。
邪教大法好啊!智斗那段一下戳到!
倾盖如故白首如新
就算是玻璃渣也想舔!
政法三杰也可以啊,3p有人写吗?
有 人 写 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邪教坑底躺平
(今天又是饿到爆炸的一天😔)

2d实在太适合这种表情了!

结尾拉灯脑补一万字
😂玩坏乐高

文废_(´ཀ`」 ∠)__(一章完)


男人惊恐地睁大了双眼,面对黑漆漆的枪口不敢置信。
骷髅面具下的人看不清表情,只有扳机一点点扣下的声音和男人的喘息声
“我我我,我说,我说,他完成......完成交易后就,就走了……只是,只是好像说要去一个什么什么伟大什么酒吧的地方。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
黑暗中,骷髅面具像是轻笑了几声,男人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满是劫后余生的轻松和后怕。

谁也没看到那只按下扳机的手指。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死侍。不要天天带奇奇怪怪的人来酒吧,这里是酒吧,不是妓院。”带着黑红面具的男人迷醉在酒精和身旁漂亮男孩的亲吻中,那老头子的话似是一点也没听到,继续用那张满是伤痕的嘴和高超的吻技取悦怀中的男孩,男孩被灵巧的舌头逗得发出几声娇喘,娇滴滴地冲老头媚笑。
老爷子冷哼了一声:“wade wilson,爱怎的怎的吧,反正我是管不了你了。”抬抬手便支使着酒吧里其他雇佣兵把黑红面具连带着趴在他身上一脸惊恐的男孩扔出了酒吧外。

11月的天刚刚入冬,就算没有下雪,对于衣着暴露的男孩来说也是寒冷异常。褐发的漂亮男孩冷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整个人像是碰到钉子的气球一样炸了起来,一边双手搂住自己一边拼命用脚蹬自己屁股下的那个烂醉如泥的酒鬼。
“Peter....”“Fuck,老子不是peter,赶紧醒来酒鬼!”
“spidey……”“操你妈妈!醒来喂!”
男孩皱着眉嘟囔着脏话四处翻着黑红面具的口袋,发现除了几十美分的硬币一无所获后,又多狠狠踹了男人几脚,才在寒风中瑟瑟地离开。

当Tony Masters 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浑身酒气的男人一半躺在小巷的阴影下,在黑红制服下两条又直又长的腿暴露在外,pocket里的东西被翻得到处都是,那把柯尔特m1911正好压着硕大的生殖器上,面具被掀了一半,露出一张布满恐怖伤痕的嘴。
“操。”Tony不耐烦地压了压骷髅面具,用脚踹得死侍翻了半个身子,发现男人还是没什么反应。

————————不知道怎么进肉—————————
——————————————————————————

他一脚扫过,踢开了枪。拎着红黑制服的后领,把那酒鬼拖进了黑漆漆的小巷。
没有人留意到一张张散落在地上的,笑容阳光的褐发男孩的照片。

啊啊啊啊啊翘臀~
舔舔舔舔舔舔
_(´ཀ`」 ∠)__ 要死啦要死啦要流血而亡啦

啊啊好爱我家小鸟啊帅哭了


他就是你身边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没有超级士兵的能力,不会变大变小,不能快速再生,也不是个会发明机甲的富二代。
唯一靠的,就是那双手,眼和一点点射箭的天赋
还有每日日复一日的练习
最终成了所谓的鹰眼
Clint Barton
克林特巴顿
鹰眼
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跟随着一堆超能力者在危险中穿梭
你可以看到他出一次任务基本上就得休上几天
明明知道自己就是普通人的身体,却天天不顾身体
每次看到他身上的各种绑带就好心疼
那么拼命,大概是因为只有这样,努力踮起脚尖,才能达到和复联其他人的高度吧
却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才是真正麻烦别人,让别人一直为你担心

他真的善良,他也做错过事。他会喝酒,爱吃零食,喜欢小甜饼腌黄瓜,紧张时一直话唠,会讨厌别人,也会惹人讨厌
坚定过,也迷茫过
真的,你觉得他就活在你身边,一转眼就可以看到他对你笑
他笑的时候,或许没有阳光那么灿烂,却比阳光更温暖。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you're beautiful, it's true